第二十八章,血骨之術

文/暗丶修蘭
本章字數:4621 創始道紀txt下載

? 洛天見過大元天成府的殺手吞食殭的黑色心臟,但這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的招數,是大元天成府之人如果這么做了,那之后會承受非死即殘的結果,當然,在短時間內能獲得巨大的修為提升。

鹿侉的靈氣護罩被打碎,劍光籠罩在了鹿侉的身上。

能看見站在劍光中的鹿侉并沒有倒下,他將所有的靈力集中起來,對抗狂劍強大的一擊。

“想殺我你做不到的,我才是同級之王。”

人丹境三層的修為幫助下,鹿侉慢慢地撕開了正在削弱的劍光,強悍的劍光寸寸破碎,最終在鹿侉的吼聲下被他打碎,斑駁的光影落了一地,鹿侉手臂幾乎完全破碎,但卻很快開始復原,很顯然他在吞噬了那顆黑色心臟后也獲得了古燥泥的力量。

“呵呵,好爽,能把老子逼到這步田地,你這家伙也該自豪了,但最后的勝利還是我的。”

雙拳重錘地面,鹿侉的血順著雙手流到地面,血液流過之處,竟然演化出了一個個巨大的殭。

“血成骨,肉成身,這是大元天成府的黑級高階法術,血骨之術。”有識貨的人已經說出了法術的名字。

這些殭存在的時間雖然不長,但短時間內幾十頭殭殺過來的威力可非同凡響。

“給我宰了他。”鹿侉喊了一聲。

血骨之術創造出來的殭怒吼著撲向洛天,洛天快步后退,大約二十頭殭,每個都悍不畏死。

但最恐怖的還不是這些血骨之術創造出來的怪物,而是鹿侉本人。

只要他不倒下,便可以利用血骨之術不斷地制造更多的殭,就像是沒完沒了的大軍。

洛天不斷出手,一頭頭殭倒地,劍氣縱橫,洛天身法如風但奈何對方數量太多,倒下一個便立刻在遠處誕生一個。

“這樣拖下去你必輸無疑,吞食了殭的黑色心臟,你覺得自己能撐多久?”洛天大聲問道。

“呵呵,別拿我和門內那些廢物相比。”說話間,他拿出了一根綠色的草藥直接塞進了嘴中咀嚼起來,片刻后他身上的死氣立刻減弱,果然不愧是大元天成府的少爺,手上竟然有這種緩解癥狀的草藥。

“嘭!”血骨之術創造的殭開始自爆,自爆的威力相當于煉氣境四五層的高手,一個自爆尚不成威脅,但幾十頭殭一起自爆,威力便無比巨大,洛天陷入爆炸之中,迎面沖擊來的靈氣一道又一道,狂風中鹿侉狂奔而來,一把抓住了洛天的肩膀怒吼道:“抓住你了。”

洛天急忙將狂劍刺出,狂劍捅破了鹿侉的胸口,但鹿侉毫不在意,手上發力便將洛天的一條手臂給扯斷了,骨頭發出清脆的響聲,洛天痛哼一聲。

“先廢你一臂,我不會給你機會施展殺招的,那個恐怖的獸爪施法需要足夠的時間,這個時間我不會給你,呵呵……”鹿侉正要繼續發力,天上一道星光墜落籠罩住了鹿侉,星光化作鎖鏈將其困住,洛天趁機抽回手臂向后退了數步。

“這是什么法術,我怎么掙脫不開。”鹿侉低吼著釋放靈力,但星光也并沒有那么容易破碎。

“現在,我有時間了……”洛天捂著自己的肩膀冷冷一笑。

舉起右手,狂風大作,風暴席卷之下荒魂法咒使出。

鹿侉著急了,應該說是害怕了,他不想步霩寺的后塵,但為時晚矣,巨大的黑影已經投射在了他的身上。

鹿侉回頭看著巨大而恐怖的黑影大喊道:“你未必能傷了我,只要我脫困而出……”

第一擊荒魂獸爪在此時踏下,打斷了鹿侉的話,巨大的轟鳴下鹿侉被踩在獸爪之下,慘叫著吐出數口鮮血。

當荒魂獸爪消失的時候,達到人丹境三層修為的鹿侉掙扎著站了起來,星光已經破碎,但他也已負傷。

“哈哈,既然你沒能殺了我,那我就宰了你,哈哈……”他以為自己扛過了洛天最大的殺招,剛踉蹌著往前踏了一步,突然間愣住了,頭頂上的黑影還未散去。

洛天冷笑著說道:“準備好了嗎,第二擊要來了。”

他仰起頭,看見荒魂獸爪的第二擊已經在鹿侉的頭頂上幻化而成。

“我是大元天成府的少爺,你必須讓我贏,我要的一切都能得到,我要做同級之王……”在巨大的恐懼面前鹿侉感覺到了死亡的威脅,他像是個孩子一樣惶恐地沖洛天喊道。

“對不起,我管你是什么人。”

荒魂獸爪第二擊落下的一刻,廉広老師急忙喊道:“我們投降了。”

擂臺上的結界同時發動,射出強烈的光芒打在了荒魂獸爪上,荒魂獸爪開始分解,但分解的速度卻并不算快,鹿侉抱著頭蹲在了地上,恐懼的顫抖。

“轟!”第二擊荒魂獸爪還是落下了,依然是恐怖的巨響,但由于被結界瓦解了大量的靈氣,所以這第二擊只打出了原本一半的威力,可依然將鹿侉擊暈了過去。

洛天癱坐在地上,等著醫務人員上來攙扶,廉広冷著臉看著洛天說道:“我已代替鹿侉宣布投降,為什么你不將法術收起來。”

洛天慘笑一聲道:“老師,你看看我的狀態,覺得我當時還有余力能收起法術嗎?”

醫務人員將洛天抬了下去,洛天撐起真龍之淚結界,半個時辰的休息時間開始倒計時。

“你的左手斷了,我們會先用鋼釘固定,你忍著點。”醫務人員低聲道,接著將一根釘子直接打進了洛天的手臂上,疼的洛天臉色煞白。

“你這樣的狀態,我建議你認輸吧,天字樓的端木紫還未出手,而且整個天字樓那么多的人,廉広一定會派端木紫上場,這樣的你能勝過端木紫的可能性不到四成,就算你還有底牌打贏了端木紫,但天字樓其他人還會上場,最后你還是會輸的。”余澤走過來說道。

“不行,我的字典里沒有認輸這兩個字。”洛天搖頭道。

“包扎好了,作為醫務人員,我也建議你認輸吧,如果比武中發生意外,給你留下了不可恢復的傷勢,那得不償失,作為黃字樓的醫務人員,從我開始接手這份工作到現在,從來沒見過黃字樓有哪個學員如你今天這般,你已經很了不起了,現在投降并不丟人,可以說,你已經是實際上的同級之王,只是輸在了沒有隊友。”醫師也勸說道。

這時候,廉広看向了端木紫,開口道:“端木紫,該你上場了。”

“我拒絕乘人之危。”沒想到端木紫竟然拒絕。

“你必須服從老師的命令。”廉広心情很不好,天字樓一年生的兩個新人巨頭都被洛天一個人打敗了,如果再拿不下洛天,自己作為天字樓的負責老師這張臉往哪兒擱。

“就算要打我也要和巔峰狀態的鐵天一戰,而不是現在重傷的樣子,就算打贏了他又有什么榮耀可言?”端木紫搖頭道。

廉広這邊似乎遇到了麻煩,半個時辰過去了,洛天從結界中站了起來,余澤問道:“你真要上去,萬一出了什么事甚至丟了小命,我可不管你。”

“呵呵,可萬一我贏了呢,對了,老師你還沒告訴我你的修為呢。”洛天笑著說道。

“等你贏了之后再告訴你吧。”

走上擂臺,廉広那邊還在勸說端木紫,洛天等了一會兒后忽然沖天字樓喊道:“端木紫,該你上來了,你該不會以為我的底牌都用完了吧。”

聲音透過喇叭傳開,端木紫望了過來。

“我還有更厲害的招數,該你來試試了。”

洛天舉起狂劍,等待端木紫迎戰。

(快捷鍵 ←)上一章:第二十七章,狂劍暴動 返回《創始道紀》目錄 下一章:第二十九章,冥獄皇子(快捷鍵 →)
11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