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狂人狂刀

文/暗丶修蘭
本章字數:2701 創始道紀txt下載

? 破碎的廣場,孤傲的器靈,天才工匠,出生便可以聽見器靈的聲音,他的確資歷太淺了,在他這個年紀不可能成為匠王,然而這個世界的常識卻一次次地被打破。

曾有人說二十歲的人不可能修煉到地丹境,于是洛天站在了人間至尊的位置上俯瞰眾生。

上天給了陰九悲慘的人生,隱瞞真相的人渣父親,不知去向或許早就已經死了的母親,冷漠的村里人以及世人對他的嘲諷,他和洛天不同,在命運面前他一次次地后退,試圖保全自己,但又一次次地受傷。

然而上天對他卻還是公平的,那件唯一公平的事便是賜給了他成為偉大工匠的才能。

有些人終其一生都在打鐵鍛寶,但卻始終無法成事,只因為他們沒有才能,這個世界并不公平,有些人天生就能辦到的事,對另一些人來說卻是遙不可及。

破碎的廣場上,面對狂劍器靈的冷漠,陰九猶豫了一下后喊道:“我知道我沒有資格,但這是老天爺唯一賜給我的東西,我曾經迷失過,但現在我想通了,無論過去如何,無論我的父親是否是個人渣,但在我的心里,我熱愛火爐上散發出來的熱浪,我喜歡聽見敲打鐵塊時發出的脆響,我熱愛那工坊里的一切,你給我一個機會,我想沖擊匠王之境。”

說完的一刻陰九向前邁了一步,隨后鄭重地彎下腰,深深地鞠躬。

“你以為你上說這么幾句話就能打動我嗎?”狂劍器靈冷漠地問道。

“狂劍劍身即將完全破碎,看內部的情況就知道劍柄快要容納不了你龐大的能量,如果我沒推算錯的話,劍柄也快要崩潰,到時候你將無處可去,器靈如果完全暴露在空氣之中將會迅速消亡,你等不到其他工匠了,倒不如和我聯手,你若是能完全配合我,我或許能將你打造成王器。”

先前感人至深的話只是陰九自己的心聲,但對于狂劍而言是根本就不在乎他這些話的,而現在,陰九說出的話才是真正能打動狂劍的話。

器靈快沒時間了,當狂劍劍柄破碎的一刻,若沒有新的身體,它也將消失。

沒有其他選擇,器靈前面唯一的出路就是這個叫陰九的天才工匠。

“你在威脅我嗎?”狂劍器靈冷漠地問。

陰九開口道:“既是請求也是威脅,對你并不吃虧,對我則是一次挑戰,我們各取所需。”

狂劍器靈沉默下來,片刻后突然大笑道:“難怪你會和洛天那小子成為朋友,兩個人脾氣還挺像,看著都像是乖孩子,實際上骨子里卻都是野獸。”

陰九笑道:“您同意了?”

“我有的選嗎?”

當陰九睜開眼睛的時候,卻已經和器靈對話了整整一個白天,天色已經黑了下來,村子里點起了火焰,對面正干的虎虎生風,而陰九這里卻還沒開工。

“那謊話精還沒動手,別一會兒主動認輸了,我還想看看這廝到底打出什么物廢來。”

村里的工匠冷笑個不停,陰九卻對這些嘲諷充耳不聞。

他將精鐵放在面前,回頭說道:“虎子,過來。”

聽見聲音虎子急忙走了過去,陰九抓住鐵錘說道:“精鐵乃是最常用的材料,你若是將來有一天要成為工匠,就必須了解每種材料的特性,不同的材料要用不同的方法去處理。”

說話間陰九舉起鐵錘對著精鐵敲了一下,周圍的人看見后哈哈大笑道:“你們看見那傻子在干嘛了嗎,連打造寶具的工序都不知道,先熔煉后成型的順序都不知道,居然還舔著張臉教別人,真是笑話。”

陰九卻完全當周圍的這些人放屁,他在錘下這一擊后低頭側耳聽了聽,接著將虎子拽了過來問道:“你聽見什么聲音了嗎?”

虎子凝神聽著,漸漸的周圍村民的嘲笑聲從他的耳朵里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鐵塊內傳來清脆的響聲,虎子一下愣住了,驚訝地說道:“干爹,我聽見鐵塊里有聲音,像是絲竹之聲,很清脆。”

陰九一愣,隨后笑著摸了摸虎子的腦袋說道:“你我爺倆真是有緣。”

不是每個工匠都能聽見材料內部發出的聲音,陰九能聽見是因為他有才能,當他用特殊的方法敲擊材料后,不同的材料內部會傳來不同的聲音,上好的精鐵內部傳來的聲音就像是音樂一般,虎子能聽見說明他和陰九一樣,都是被上天賜予了天賦的好苗子。

下一刻陰九開始加熱火爐,放入了助燃的火石粉,迅速提升火爐的溫度,精鐵開始熔煉的時候,他繼續對虎子說道:“打造寶具之前你要想好自己要在這件寶具里添加什么樣的要素,你要讓這件寶具擁有什么屬性,作為工匠必須精益求精,但也要懂得取舍,一件寶具不可能擁有所有屬性和特質,一旦屬性太多就會駁雜,難以專精,因此我們選擇的屬性一般是一到兩樣,最多不要超過三樣,多屬性的情況下要分清主次,并且不能將相互沖突的屬性添加在一起,選擇好了屬性后方可選擇對應的材料。”

虎子聽的很認真,雖然大多沒有聽懂,但還是努力將陰九說的每一個字都記在自己的腦子里。

“這一次我們要沖擊王器,所以還需要考慮我們選擇的材料對器靈是否有加成作用,最好選擇器靈喜歡的材料,你過來,讓我看看你是否能聽見器靈的聲音。”

說話間陰九將虎子拉到了狂劍劍柄旁邊,此時狂劍器靈嘟囔了一句:“讓這小屁孩滾開點。”

陰九聽的很真便問道:“它說什么?”

沒想到虎子跳著腳喊道:“你這破劍柄讓誰滾開啊!”

陰九一愣,洛天也是一怔,隨后兩個人同時對視了一眼,虎子撓了撓頭對洛天說道:“大叔對不起。”

他果然是有才能的,世上千萬工匠,能聽見器靈聲音的寥寥無幾。

選擇狂劍器靈喜歡的屬性材料,進行特殊處理,陰九一邊對每種材料進行處理一邊對一旁的虎子進行講究。

“干爹,我不是很懂。”虎子苦著臉說道。

“不懂很正常,但不懂就要記,要嘗試,作為工匠大部分技術都是自己琢磨和嘗試中得來的,光靠聽和學是沒辦法掌握的太深刻。”陰九說道。

“所有的材料都是在精鐵為主的基礎上進行融合,所以熔煉過的精鐵需要不斷打磨,這個敲打的過程每個流派都有所不同……”說到這里陰九看了一眼對面的年輕工匠,對方是真正古天流鍛刀法的傳承者,手法干凈漂亮,每一次敲打的效果都是普通工匠敲打的數倍。

陰九這些年來自己琢磨練習,其實他的技巧已經和以前大不相同,現在他的技巧不依賴于自己年幼時候學習的冒牌古天流鍛刀法,而是加入了各種各樣新的元素和自己在江湖上闖蕩時候學來的技巧。

可以說如今的陰九所使用的技巧已經自成一家,雖然還不太成熟但已經有了成為工匠之中一代宗師的潛質。

凝神靜氣,他開始敲打精鐵,這一次敲打足足用了一天一夜的時間。

“勉強算是到了我心里的合格線,虎子,鍛造是一件很枯燥的事,有時候為了鍛造材料需要幾天幾夜不合眼,你要有堅強的意志力,因為一旦中途產生放棄的念頭,那這次鍛造就會以失敗告終。”

這一刻的陰九完全回來了,仿佛變回了那個為了打造寶刀而興奮的幾天不睡覺的狂人。

(快捷鍵 ←)上一章:第五章,重整旗鼓 返回《創始道紀》目錄 下一章:第七章,新的刀身(快捷鍵 →)
11彩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