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七章,舞臺出事

文/暗丶修蘭
本章字數:3966 創始道紀txt下載

? 將遜袖扛在肩膀上,洛天仰起頭沖遜袖微微一笑,原本已經眼淚在眼眶里打轉的小姑娘突然止住了哭泣,直愣愣地看著洛天,仿佛沒有那么擔心了一般。

“閣下,請莫管閑事。”對面的人明顯有些慌張起來。

洛天低下頭的一刻收起了臉上的笑容,一步步朝人影走去,一邊走一邊說道:“我給你十個數的時間,從我這里走到你面前也就十個數的工夫,等我數完十個數如果你還不將幻陣給我撤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

倒數開始,同時洛天的腳步也開始一步步逼近對方,四周的火球不停釋放出火焰攻擊洛天,但修為差距巨大,火焰壓根就傷不了洛天更別說是穿透神力護盾了。

倒數的數字越來越大,對方的壓力也越來越大,精神不穩定的情況下以至于整個幻陣都開始變的不穩定,在洛天數到“八”的時候,他距離對方也只有一步之遙了,洛天開口道:“你應該知道,我早就可以干掉你。”

對方驚恐地向后退了幾步,下一刻看見洛天腳下散開的邪氣時,對方果斷撤掉了幻陣,在幻陣消失的同時他的身子也不見了蹤影,四周的場景變回了正常的渃雨樓,洛天將遜袖從肩膀上放了下來,笑了笑道:“沒事了。”

剛說完,卻聽見前方傳來了吵雜的喊聲。

“找到了,遜袖在這里,快來人。”

沒一會兒烏泱泱來了一大群人,為首的便是那個中年短發女子,走進了洛天后說道:“遜袖,你怎么能亂跑,快跟我走。”

她一把將遜袖拉了過來交給了身后的工作人員,接著看著洛天問道:“你是誰,為什么會和遜袖在一起?”

她沒有說謝謝,而是先開口質問洛天,而且語氣里也帶著不善,很顯然是沒將洛天當好人。

洛天笑了笑道:“我偶然間遇到這個小姑娘的,她在后面那間小房子里。”

說完洛天抬腳就要走,中年短發女子看了一眼打開的小房子,又看了看洛天后從腰間摸出了一張一千兩的銀票遞給了洛天說道:“我看你穿著打扮都很普通,應該也不是有錢人,買普通場區的票也不容易,這一千兩你拿著,算是我們謝謝你找到了遜袖,無論你是無意還是有意的。”

最后這句話讓洛天有些不爽,很明顯這個中年短發女子是將洛天當成了類似綁匪的人,故意綁了遜袖然后想訛一筆錢,洛天掃了一眼她手上的錢后說道:“我不需要,以后好好看著孩子。”

說完他轉身就走了,走了幾步聽見遜袖隔著老遠嬌滴滴地沖洛天喊道:“謝謝大哥哥。”

洛天也沒回頭微微擺了擺手走了,幾個工作人員走到了中年短發女子的身邊問道:“大姐,我們要不要盯著這廝?”

“算了,此人我看也就是個普通人,最多是個小毛賊不用派人盯著,你們堅守崗位,另外立刻讓遜仙上臺表演,我們已經拖延了很長時間。”

洛天轉了一大圈回到舞臺下方的時候已經開場了,雖然四周的觀眾并不知道為什么會延誤了那么久,但當遜仙一登臺現場氣氛瞬間熱烈起來,洛天坐回位子上的時候,剛好看見遜仙唱到一半,法術制造的巨大月輪懸在舞臺的半空中,遜仙穿著白色的羽衣坐在月輪上,絲竹聲悠揚美妙,他的唱功著實不錯,但洛天也不會因此變的和周圍之人那樣癡迷,左右看了看,那些花幾千兩銀子買畫冊的觀眾聽的如癡如狂,甚至有不少人滿面淚水。

“韶華青春匆匆過,天上月影照我影,無人陪我飲玉瓊……”他唱到這句的時候,洛天看見身邊一個姑娘哭的梨花帶雨,大喊道:“我陪你,我一輩子都陪著你。”

洛天尷尬地不知道是該笑還是該哭,剛想拉著南宮蝶說上兩句,結果一看不由得吃了一驚,小辣椒居然也眼中帶淚,洛天笑了笑問道:“為啥哭?”

“你不動情嗎,你沒有那種孤獨的感覺嗎,就是明明有喜歡的人卻得不到苦楚。”南宮蝶抹了抹臉小聲回答。

洛天又笑了笑沒說話,當年癡迷墨語遙被騙,喜歡冷如心最后她卻成了三皇子的女人,那個在云山國為了救自己不惜一切的血櫻如今雙目失明……

也許人生就是如此吧,當你經歷第一段感情失利的時候你會哭泣,會覺得天崩地裂,會感覺此生再無愛情可言,可當你經歷了這么多事情后,你卻發現天下間竟然沒有一首情歌能唱到你的心里去,你不會哭反而會笑,笑著看自己人生中的慘淡和曾經的苦難。

遜仙從法術制造的月亮上輕輕落下,第一排那些花了大價錢買票的人恨不得要爬上戲臺子,被下面的工作人員給攔著才沒上去,一首歌唱罷,洛天周圍十個人里至少有七八個被唱哭了,沒哭的要么是孩子要么就是老頭,或者是看著自己老婆情人哭泣的男子。

遜仙退場,其他名角悉數登場,這個時代的變化太快,洛天還記得自己當初在云山國喜歡的角兒叫什么名字,但晃眼才過了這幾年,那個角兒就沒了名氣。

歌舞表演輪番上演,看見自己喜歡的名角時自然有人歡呼雀躍,也有人不斷地往戲臺子和后臺送禮物,送的可不僅僅是花,有些還送玉石金器也有一些送的禮物很特殊,送的是自己的頭發或者梳子,這是希望臺上的名角藏著自己的頭發,結一輩子的緣分嗎?

洛天覺得有些好笑,一旁的南宮蝶撇了撇嘴說道:“你年紀也不大,怎么心態和小老頭似的,青春點啊,殺手生活那么枯燥偶爾要放松放松。”

整個歌舞大約一個多時辰,遜仙壓軸出場,久等了的觀眾們再度歡呼起來,換了一件華麗黑袍的遜仙站在舞臺中央,四周的光線突然變的黑暗,他的聲音忽然變的魔幻而不真實,從戲臺向外擴散,仿佛充滿了邪異的魅力。

“這首歌倒是有點意思。”洛天笑著說。

而在此時,舞臺后方的暗處幾個人聚在一起,其中一個正是之前設置幻陣禁錮遜袖的人,此時他說道:“按照計劃行事,不過大家小心一點,場子里有高手。”

一般來說來看戲的達官貴人帶上護衛并不稀奇,可因為內場人數比較多,加上現場熱鬧起來后比較混亂的關系,所以護衛都被安排在外場等著,只有發生什么事的時候才進入內場來。

舞臺上光線昏暗,幾道奇異的法術光芒在舞臺上來回閃爍,偶爾能看見遜仙的身影,拍子密集且節奏強烈的音樂讓現場的眾人聽的如癡如狂,洛天算是人群中比較安靜的,最多偶爾點點頭。

“你快站起來和我們一起玩啊,別老坐著。”南宮蝶沖洛天喊道,見洛天不搭理她后也就自顧自地鬧去了。

就在這時候洛天看見幾個人從側面的舞臺撐著光線不好的工夫跑上了舞臺,正常人在這種時候是看不太清的,畢竟舞臺上的燈光效果并不強烈,但洛天的修為比較高,夜視能力也比較強,他也沒覺得奇怪,畢竟戲臺子上有工作人員走來走去也很正常。

可沒過多久舞臺上的音樂忽然停了,接著聽見遜仙一聲:“你們干什么?”

所有正鬧騰的人群突然全部停止了動作奇怪地看著舞臺上,下一秒一道詭異的火光在舞臺上亮了起來,眾人仔細一看,遜仙居然被幾個人挾持在了舞臺上。

(快捷鍵 ←)上一章:第二百七十六章,房間內的小姑娘 返回《創始道紀》目錄 下一章:第二百七十八章,要錢不要命(快捷鍵 →)
11彩票